独家首发《薄情好幸孕 》txt大结局阅读

2018-04-13 13:45:10

神书来袭《薄情好幸孕》小说免费阅读txt

神书来袭《薄情好幸孕》小说免费阅读txt




“如果你稍加打听,就知道来这一趟,其实收获不了什么。”被窝里,林允烟的声音继续着。

听到这话,薄君擎的眉头一皱,开始,他有些不知所云。

很快,他反应过来了。

林允烟这是以为他是小偷。

想到这种可能,和她的误会,薄君擎嘴角勾着一抹苦涩,还真是有些哭笑不得。

他堂堂的薄氏集团的总裁……薄君擎,竟然有一天会被误会成入室行窃。

想来,还真是搞笑。

薄君擎没有开口,这一次,他使出了大的力气,硬是要掀开林允烟蒙上的那层被子。

忽然万分期待,这女人看到映入眼帘的人是他时,会是什么样的表情。

林允烟的力气怎么会是薄君擎的对手,一个大力的一扯,被子已经被扯掉。

林允烟吓得闭上了眼睛,竟然有一种英勇就义的感觉:“我说过,我没有钱,恐怕你要白来一趟了。”

“谁说白来了,至少,有美人相伴,也算是妙事一桩。”薄君擎故意压低了声音。

林允烟还处在高度的紧张中,自然也没有听出他的声音。

闭着的眼睛,眼睫毛仍然盈动的颤抖着,看的薄君擎心里一动: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”

“抱歉,我虽然是一弱女子,但也绝不会乖乖就擒!”林允烟说完这句话,有种视死忽如归的感觉。

紧张的情绪也有了慢慢的放松。

渐渐,鼻尖传来的那一抹熟悉的檀木香的味道,让她有一阵的恍惚。

这个味道,可不是人人都有的。

难道?是他……

念到这种可能,林允烟慢慢试探着睁开了眼睛,薄君擎的俊颜果然浮现在眼前。

只是,她的神情还没有缓和过来,他的唇已经贴下来,有些发狠的吻着,喘息间在她耳边道:“女人,被人误会成小偷的感觉可不爽。”

一连两波的惊险,让林允烟被他吻的有些没缓过神来,渐渐地才找回自己的声音:“薄先生,你怎么会在这里。”

薄君擎回答的语气非常倨傲,满脸的理所当然:“我怎么不能在这里。”

好吧!

林允烟被他这狂拽的语气和浑然天成的气势,分分钟秒杀。

还是回击了一句:“可是,这么晚了,而且……这是我的家!”

薄君擎却不以为意:“如果我想要,这里分分钟就会成为我薄君擎的,怎么,你还要和一个富可敌国的男人讨论房子的归属问题吗?”

林允烟聪明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。

“我知道,薄先生说到做到,你也有这个能力,但现在是休息时间,请问,我可以睡觉了么?”林允烟说着,掀起被子准备盖上自己。

却被薄君擎的长臂一拦:“当然,休息时间自由,不过,我也要参与。”

说完,他困着她的细腰,和她一同倒在了床上。

因为他的野蛮用力,林允烟倒下床时,几乎是整个身子贴着他的。

同时,薄君擎也意识到一个问题,感受着身上的柔软,薄君擎声音粗噶:“女人,你竟然没有穿内衣。”

此时,被薄君擎指出,林允烟才意识到,她以如何危险的姿态趴在他的身上。

她穿着丝柔的睡衣,没有穿内衣;垂着墨色的发丝,美好在睡衣里若隐若现。

更要命的是,她正压着薄君擎壮硕的胸膛,几乎只隔着两层薄薄的衣料,贴着她。

午夜的暧昧时光,一男一女躺在床上,女人暧昧的趴在男人身上,男人目光如炬。

这个情景,估计所有的人都会浮想联翩吧!

林允烟红着脸,两只手有些虚弱无力的在薄君擎两侧撑着,想从他身边爬下去。

只是,她的双手刚刚撑起来,薄君擎的一只手已经绕到她的后背,隔着一层单薄的睡衣,紧贴着她的纤腰。

滚烫的气息,火热的温度,几乎要将她融化。

用了用力,薄君擎将她更紧的按压在自己身上,语气温柔的像是诱哄:“告诉我,你不穿内衣是要等着谁。”

“薄先生,你误会了。”虽然是黑夜,卧室里没有开灯,林允烟的脸仍旧红的像是要滴出水。

“误会也好,刻意也罢,总之你记住,这些都是我一个人的特权。”说完,他的唇又要吻向林允烟。

这一次,林允烟伸出有些冰凉的手挡住了,薄君擎只吻到了冰凉一片。

“薄先生,你那天早上明明已经说好要放过我的。”林允烟的声音传来,有着无限的委屈。

“好,我说话算话。”这一次,薄君擎相当利索。

双手意外轻松的就放开了林允烟,转身就从床上离开,甚至,连衣服都不需要穿一下就直接离开了。

走的时候,他留下一句话:“但愿你主动找我的那一天,做好充足的准备。”

随后,门被毫不留情的带上了。

很快,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,林允烟就知道了薄君擎当初那句话的意思。

同样是周日,林允烟刚刚教完芭蕾课,连服装都还没有来得及换下,孩子们刚刚走,突然,她就被一个高大的人影堵在了教室里。

“林老师,我是某某同学的父亲,关于孩子的芭蕾舞蹈教学,有些问题想和你沟通下。”面前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人,肚子微微的凸起,穿着的衣服一看就是有些身份地位的人。

“这位家长你好,你有什么问题,我都是很乐意解答的。”林允烟一直秉持着礼貌。

“哈哈,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那人脸上绽开一抹笑意。

“不客气。”

只是,这男人开口的话,却让她的脸颊一瞬间几乎失去了颜色:“林老师,在和你讨论这个问题前,我想先问问你关于为人师长,以身作则的问题,然后,我们再来看一张照片。”

说完,男人掏出手机,滑到指定的图片,递给林允烟:“林小姐,我想这张图片,你应该不陌生。”

林允烟的双眼却在看到这张照片时,惨白惨白,整张脸白的如同一张纸片。

这个学生家长的手里,怎么会有这张照片。

明明,她上次见到是在薄君擎命人抬来的画框里,玻璃也已经被摔碎了。

难道,真是他干的?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© 2015-2020 海港信息社版权所有